宋 马远《松岩观瀑图》笔墨淋漓诗意境美

本图绘一高士酒后半卧在松下,人物情致生动,衣纹用笔简练,笔法学李唐。树石画法谨严,山石主要用斧劈皴,岩石的凝重与水纹柔和的钩法形成强烈对比。山间枝干虬曲,树枝斜出伸展,枝长叶疏,伸展自如,置于大笔渲染的树石之中,生机盎然,更显示出作者提炼形象的功夫。时人将其画松树的这种画法称作是『拖枝马远』画法。这种细节的刻画与粗笔概括的描绘,形成繁与简,柔与刚的鲜明对比,丰富了画面的节奏与韵律,增加了作品的艺术魅力。

马远,字遥父,号钦山,原籍山西河中,后迁居钱塘,是南宋光宗、宁宗、理宗时期的画院待诏,人物、山水、花鸟皆精。他出身于绘画世家,前后五代人都为画院待诏。他初承家学,后学李唐,自出心意,追求高古苍劲的画风。马远先祖马贲在北宋徽宗时即为画院待诏,祖父马兴祖为高宗时画师,父马世荣为绍兴年间画院待诏,兄马逵、子马麟亦为画院画家,真正称得上是绘画世家。

事实上,马远绘画师法李唐,故本画中的山石用斧劈皴,为马远发展、丰富了斧劈皴的技法而别有自己的特点。在画近景中的一块巨石时,马远用笔放纵扫出,笔法劲峭有力,很好地表现了石头的坚硬质感。近景与远景间烟岚弥漫,既空灵又真实,加强了画面的层次感。

本画作以边角构图对角取势,与马远另一件作品《月下赏梅图》完全相同,对角线构图。画风谨严,笔墨淋漓,气势豪放。马远则利用远近景和墨色浓淡对比,使主题突出,充满着诗一般的意境。根据作品笔墨粗放、老辣、自然流畅的程度来看,本作应是马远画艺成熟时期的山水扇画,十分精美。

马远《松岩观瀑图》的松树画法,与他传世名作《王弘送酒图》、《松风赏月图》、《松溪观鹿图》、《雪滩双鹭图》、多有相同之处,干净利落,笔到意到。另外,从最早的宫中职务作品《松风赏月图》到进御之作《高士观瀑图》,都没有本幅《松岩观瀑图》画得自然流畅,挥洒自由,还有辽宁省博物馆的《松寿图》与本幅《松岩观瀑图》可以并驾驱驰。

本作构图运思精巧,笔法浑厚沉着,疏密有致。构图采用对角线法,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马远《梅石溪凫图》构图完全一致。《松岩观瀑图》的构图与笔法酷似李唐晚期作品《清溪渔隐图》,但比李唐的线条更刚硬。对比大都会博物馆所藏马远《高士观瀑图》,可以看到此图所画巨石老树,其大斧劈皴法,树的扭曲姿态,扭曲处用笔的顿挫和晕染手法以及刚健苍劲的行笔运墨特点,都与《高士携鹤图》极为相似。

本画作中的溪水画法,与克利夫兰美术馆收藏的马远《松溪观鹿图》、《西园雅集图卷》相同,湍急淙淙,喻世间喧闹无比,与人物内心的宁静形成鲜明的对比。静中有动,动中有静。

人物的画法与马远的《松溪观鹿图》和《寒江独钓图》完全一致,但要比前二图任意挥洒自如一些。另外,此图与辽宁省博物馆所藏马远《松寿图》相比也可看到,二图虽形式繁简不同,但中部所画烟树的笔法、轮廓和晕染水墨的灵动处和笔法特点是基本相同。

马远清脱的水墨画作演绎着宋人的淡定情怀,折射出千年墨韵又深深引领和影响着明清两代山水画的发展轨迹。郭若虚有云:『世之有论,谓山水有可行、可望、可游、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此作营造出了一种『可游、可居』的境界氛围,令观赏品玩者不禁产生『云游居住』之遐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怀旧服制作装备的成本构成及降低成本技巧
Next post 南宋的一幅画画船不画水却被称为神作?放大数倍看出其中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