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女神”相册收藏者首次讲述收藏心得

“凝固了的美,流动在时光里。……喜欢这样的颜面和目光。美,不是数字和点击率(指价格和曝光率)的堆砌,而是真实的传递。”

“我们找寻的不仅仅是某一位不知去向的相册主人,更重要的是追寻一种时光无法磨灭的美……这可能是我收藏老照片的初衷之一。”

2016年初,我在铁崧斋画廊内举办了一次老照片交流活动,应邀而来的上海新民晚报记者沈月明兄和书法篆刻家周景明兄兴奋地翻阅和谈论着一本本旧相册,尤其被一本精美的绣花封面相册深深吸引,沈月明兄当场发愿为之作文。果然,正月初五就见到了他在“美国行摄”公微上发的链接,在短短几天之内,微信、网络、报纸、电视、广播、微博都在疯传、热议“民国无名女神”事件,相册原主人及其子孙、同事都已被媒体、热心民众、网友确认寻找到,实为开年喜庆及神遇之事。

作为“女神”相册收藏者的我,也因此倍受社会关注,遭遇了诸多追问,同时也包括自我的拷问,现在我想讲述一下我通过收藏老照片想要“传递”的“真实”以及探寻的意义。

对于老照片收藏,我不是专家、学者,更不是权威,不敢妄谈,而收藏老照片,我确有自己的心路历程及些许体会。作为一项爱好,最初所受的影响应该来自我的家庭。外祖父耿润民先生及母亲耿秀庭都极为珍视与自身成长、家族经历相关的几乎所有资料及物件,其中家庭成员的相片占很大的比重,它们记录了生活的轨迹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更在我内心深处埋下珍爱细微事物和宽广世界的种子。从外太祖父母到我的儿时,照片穿越了百年的时光和风雨,成为眼前以及将来的道路。

1999年从中国美院国画人物专业毕业后,自杭州回到上海。工作、教学之余常去文庙旧书市及城隍庙古玩地摊,目光总是游移于各种古雅的文物和旧文字、图片资料中。老画报、手抄、民国学生作文本、速写本、糖纸、票据、书信、火花,几乎“无可幸免”地落入我手中,而老照片中那些人物的眼神、面容,眉宇间透出的气质深深地在心底激起层层涟漪,迫使我倾囊购藏。

2006年始,基于审美的本能、艺术创作的需求以及对人性的思考探究,我开始从全国各地乃至国外大量搜集、收购自己认为“极具价值”的老照片,跨度从晚清民国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难以计数。其中,除了少部分名人相片外,大多是佚名、不知名的“陌生人”,包括许多家庭老相册。当时老照片每帧市价数百元,相册每本一二千元甚至更高,偶尔也捡到些便宜而品相略次的。每次从市场抱出这些被多数人认为没用的东西,总抑制不住自己要在路上痴笑起来。这样的疯狂一直持续到2010年春,因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中断……

现在我收藏的这本“女神”相册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实在是始料未及的。非常感谢沈月明兄撰写文章并发表,也感谢媒体和社会发现了相册的主人寻找到了其家人、同事。为此,我欣喜赞叹了许久。

照片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照片,收藏的意义也不是为了收藏。收藏更不是垄断和聚敛,而应当是保护、研究、交流、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儿时记忆的农具哪几个是你见过的?
Next post 歌唱家阎维文现身泸州 与酒友们分享老酒收藏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