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人”有新面貌:数字化扎根乡土 “新农具”耕耘乡村

当短视频和直播占据了更多时间,手机就成了她农村生活的“新农具”。王素美一周进行四次直播,从陌生到熟练,慢慢蜕变成了粉丝口中的“鸡蛋姐”,平时观看量有大几百人,高峰时观看人数高达1万余人。到目前为止,她的视频号已卖出了30余万枚鸡蛋,1万多只土鸡。

类似王素梅这样的“新农人”正成为数字化乡村建设的一股浪潮。8月10日,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发布了《数字生态就业创业研究报告》,以微信生态为代表,总结得出了过去一年多来数字生态在激发就业潜力、创业动力以及经济活力等方面的综合研究成果。

该报告显示,2021年微信生态衍生的就业收入机会达到4618万个,同比增长25.4%。其中视频号成为新的增长动力,在视频拍摄、直播带货等方面产生了1341万个就业收入机会。在助力数字乡村建设以及农村就业创业选择方面,形态各异的数字化工具正成为众多“新农人”的选择。

和王素美一样,四川攀枝花的敏敏,在接手家里的20亩果园后,决定把握住“短视频+直播带货“的趋势,在2020年10月开通了视频号,将自家水果挂在视频号橱窗售卖。

敏敏家的果园有着三代人的传承,从一筐筐背去集市贩卖,到打包给开车来收购的果商,再到如今的直播带货模式,在敏敏这里实现了销售方式的跨越。在农村熟人社会里,视频号基于社交关系链的推荐机制发挥了作用,通过转发和点赞,更多陌生人来到了敏敏的直播间。一场直播下来,5斤68元的枇杷,能卖出100多单,仅是芒果一个品类,2021年就在视频号直播间卖出了20万箱,交易量200万斤,销售量达1200万。

千千万万个王素美、敏敏,正活跃在广袤的农村大地上,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带货,为自己和周边农民带来新的收入来源。上述报告指出,在微信生态中通过构建视频号、小程序体系化数字生态,正在不断助力“新农人”,链接数字乡村建设,且使其成为数字生态就业创业的重要领域之一。

除了农产品直播带货,返乡下乡的创业者们,也带着“新农人”的标签,在数字与乡村的碰撞结合中开启了一片新天地。

广东茂名的刘泽华就是这样一位带领村民共同致富90后村长。2019年10月,刘泽华牵头成立了化州市高垌仔村种植专业合作社,这是一家集水果种植、销售、电商知识培训等一体化的“新农人”专业合作社,采用“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合作模式与扶贫对接,为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提供就业岗位,并免费向贫困户提供果苗和技术培训服务。

最初合作社只有10余户村民参与,2020年疫情开始,线下销售遭遇重创,但合作社的销量不降反增,真实转化的经济效益获得了更多村民的认可。刘泽华带领村民们回到田间地头,用短视频将家乡的特产介绍给云端素未谋面的人们,果农们纷纷走上“互联网+农业”之路。

如今,刘泽华两处合作社共有社员140余户,种植基地近1000亩,营收以百万计,乡里乡亲无一户不是他的社员。据估计,2021年合作社村民们的人均收入可以达到从前的3倍。

扎根乡村创业的,还有从大城市回到湖南邵阳的小玉,她在老家村子里,当起了一名乡村团购的店长,借助微信小程序把社区团购这种新兴的购物方式带到乡村。

通过耐心的讲解和带动,包括留守老人在内的村民慢慢都学会了团购,在微信小程序上下单,当天下单,次日就能到。这种便捷的购物方式,不仅很快在熟人关系链的村落里口口相传,还让在外打拼的子女可以通过小程序给父母下单,加深了情感纽带。

这些数字科技的创新应用,有力带动了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吸引更多人在农村创业。未来,微信生态将依托视频号、小程序、微信支付等数字化能力,深化“好物乡村”助农直播计划,全方位助力全国县域和乡村地区创新创业蓬勃发展。

基于数字生态的普惠性,掌握数字技术正成为部分农村青年进城的“第一站”。随着普遍教育水平的提升和数字技术的发展,数字生态门槛日益降低,普惠性强,成为许多农村青年进城务工的好选择。微信生态调研数据显示,公众号从业者有65.7%出生于县城、乡镇、农村区域,而现有79.0%工作于直辖市、省会城市或地级市市区;小程序从业者比例更高,而视频号的上线,更为从业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中国奇石的品种
Next post 夏、商、西周时期的土地制度是由农村公社制蜕变而来的井田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