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网拍br

河南省司法厅关于注销郑州市绿城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河南王城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洛阳慧城税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洛阳陇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安阳滑洲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鹤壁永祥建筑工程质量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许可证》及所属司法鉴定人《司法鉴定人执业证》的公告

河南省司法厅关于注销河南国是司法鉴定中心、河南正开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许可证》及所属司法鉴定人《司法鉴定人执业证》的公告

河南省司法厅关于注销郑州市绿城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河南王城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洛阳慧城税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洛阳陇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安阳滑洲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鹤壁永祥建筑工程质量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许可证》及所属司法鉴定人《司法鉴定人执业证》的公告

河南省司法厅关于注销河南国是司法鉴定中心、河南正开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许可证》及所属司法鉴定人《司法鉴定人执业证》的公告

●一些“破坏规矩”的事不时在微信网拍群里流传●相关法律法规滞后、缺失,不利于规范网络拍卖行为

微信网拍,这个在行业之外的人士看来仍有些陌生的东西,从去年开始就在古玩字画市场逐渐火热,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也不断有人退出。有人在里面找到宝贝,有人在里面失去兴趣,有人希望它能逐渐规范化,有人觉得它难有规范的可能。

郑州的杨先生在10年前进入了文玩行业,逐渐积累经验的同时,也赶上了近年来文玩的火爆期,同时是竞争最激烈的时期。

为了找到更好的货源,在市场里有所专长,一方面,他在银川开了一家文玩店面,负责收货、售货,把在宁夏收到的好货运到郑州市场;另一方面,他则不断探索各种销售渠道,微博兴起,他在微博里展示,微信兴起,他是最先开设公共账号的文玩经营者之一。后来,有人在微信群里搞起拍卖,他也几乎是最先进群试水。

“微信刚出来时,我们就互加粉丝,相互交流各自的藏品和相关文章,确实挺方便的。2014年初,我的一些朋友组织建群,刚开始也是更方便交流自己的藏品,有人见到了、喜欢了就买走。其实,一开始,微信群就逐渐往小型的网上交易市场方向走了。”

“此后,微信群越来越多,不断有人在群里搞拍卖,当时大家都觉得挺新鲜,参与热情度很高。尤其在去年上半年,发起人逐渐将程序、规则制定得越来越细,大家抱着不同的参与目的都往里挤。有些人是因为好奇,有些人是因为想卖东西,有些人是想买东西,有些人则是想学习别人的操作模式。”

杨先生说:“一般来说,拍卖群里的拍卖师都是圈里有一定知名度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影响力和信誉度,大家相信他们的眼光和诚信,他们也会为自己的工作负责,保证所出的东西都是真品。所以,往往这些人振臂一呼,一个拍卖群就成了,接着你拉我,我拉他,人数会迅速增加到500的满额。白天的时候,拍卖师或者他的助手会给大家推介晚上的拍品,到了晚上起拍的时间,大家就放下手中事,抱着手机等着出价,或者看别人出价,间或相互聊几句闲话,说个笑话。刚开始的时候,一度觉得这是个特别期待的事情,有时候自己有拍品,等待自己的拍品被买走,更是一件特别兴奋的事情。”

“成交率很高,但都不会是太大的交易额,超过一万的就算是数额巨大了。绝大多数情况下,买家也不必交纳保证金,在群里出价,一旦成交,都会自觉付款。这个圈子并不大,一旦发生卖品不对,或者成交不出钱的事情,都会被圈子点名封杀,你就很难在圈子里混了。”杨先生说。

因为微信拍卖技术难度不大,尤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杨先生渐渐发现,他开始被陌生的玩家或者商家加为好友,然后直接被拽进一个陌生的拍卖群。最多的时候,一天会被拽进七八个群。杨先生同时在近50个拍卖群,本来想通过此渠道交流藏品,拓展生意的他,已经完全无暇兼顾,连应付都很勉强,完全谈不上享受了。

曾经也险些被人说服跟朋友合作去做微信拍卖的杨先生,最终还是放弃了。他说:“因为微信这样的网络工具,让天南海北的人迅速聚拢,大家都认为这可能带来更多的机会,都想尝试,于是迅速泛滥,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从它一开始就关注,深知其中并不如想象得那么美好。”

杨先生说:“首先,作为拍卖师,你要承担足够的责任,因为东西对不对,大家都在看你,你要做好,就需要很多准备。其次,你要懂得在微信群里活跃气氛,让群热闹起来,大家才更有参与的兴趣。最后,你还要有足够的拍卖技巧,虽然大家都反对拍卖群请‘托儿’,但你真的完全不请,拍品没人应价,不是没有‘托儿’拍品可能亏得厉害,关键是群的气氛就冷了,一晚上敢有3件拍品流拍,你这群就冷得厉害了。所以,适当的‘托儿’是调节气氛的,但你趁别人喜欢靠‘托儿’故意抬价就不合规矩了。你是拍卖师,看出来‘托儿’了,怎么控制好却不好把握。拍卖师是靠提取成交佣金吃饭的,保证少流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部分拍卖群是不提前集中拍品的,拍品大都在卖家手中。我的一个朋友在拍卖群里五六千元拍出了一幅水墨画,寄给了买家,结果买家投诉拍卖师说画作不对,就没有付款,把画作又给寄了回来。我这个朋友打开一看,自己的画作变成仿品。因为没有鉴证人,这个朋友投诉无门,只得在群里和论坛里抱怨,自认倒霉。”杨先生说,“有的买家‘拍而不买’,也有卖家卖假,这边被封杀后,就加入其他群,虽然最终会被圈子抛弃,但也会搅起浑水。此外,拍卖群也从此前的拍精品到什么大路货都拍,把拍卖变成了另一种普通销售,完全失去了其意义。”

“大的拍品还是需要大的拍卖会,现在的微拍只能拍些小的藏品怡情。”河南省民办博物馆协会秘书长李宝宗说。

作为私立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的馆长,他和博物馆其他股东的藏品可谓既多又精,真正可称为“宝”,常被外省博物馆借去展览。特别有学者气质的他,在微信上慎重地挑选拍卖群,抱着观察的态度、玩票似的参与其中。

网上看到照片觉得很震惊,如果是真的可就是厉害的历史文物。我给他要了它的重量和纹路、接口的放大细节图后,当时就坚信这是个质量上乘的放大的赝品。所以说,在网上,几百几千的东西还能拍,大件的还是得在拍卖行。”李宝宗说。

李宝宗介绍说,2014年2月,国内首个微信拍卖平台“周周拍”正式上线,开始在微信上举办拍卖会。此后,“阿特姐夫日夜场”、“蔷薇拍卖”、“大咖拍卖”等微信拍卖群相继问世。其实,这些微拍平台都有

专业的团队在运作。这一新鲜模式拍品具有无底价、小名家、较另类等特点,受到一些藏友喜欢。

李宝宗认为,微信拍卖突破了传统拍卖的时间、空间限制,使得藏友和藏品能够实现最快捷的交流和交易,不仅节省了时间成本,同时也节省了场地、人员费用,以及双方的交易费用,使得藏品得以高效流通。这应该是传统拍卖的有益补充,但时髦的技术手段永远代表不了艺术品交易的本质,这种模式应该不会持续很久。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加入了两个微信拍卖群,很快被群内的成员拉进其他拍卖群。

记者发现,因为不少业余爱好者加入拍卖群,不少书画拍卖群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夸大宣传。有些群将十分普通的书画作品,通过过分赞誉作者,以求引发关注、提高价格。而文化拍品不少档次不高,却多被冠以吸引人的来头。

全国政协委员、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曾在给全国两会的提案中呼吁:在市场规则不统一、法律法规不健全的现状下,

应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网络拍卖相关市场规则,实行统一的市场监管。他认为,目前网络拍卖主要有三个方面问题。

第一,市场规则不统一,导致市场存在不公平竞争。同是网络拍卖活动,拍卖企业组织网络拍卖活动受《合同法》、《拍卖法》、《拍卖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和调整,而网络拍卖活动不需要遵守。

第二,主体不明确。主体上的模糊,对消费者产生了误导,消费者认为参加拍卖活动是有《拍卖法》的法律保障的,同时消费者在参加网络拍卖过程中,权益得不到

第三,相关法律法规滞后。由于《拍卖法》1996年正式颁布,《拍卖管理办法》2005年出台,时间都较早,只对拍卖活动各个环节作了规定,并未考虑到网络在拍卖中的应用。网络拍卖相关的法律法规呈现滞后、缺失的现状,不利于规范网络拍卖的发展。

对此,李宝宗认为,目前,微信拍卖的性质其实还是像在古玩市场摆地摊,不可能给这些数量惊人、变动性极大的地摊都办理营业执照,虽然最终网络拍卖将走入规范,但现在还时机未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司法拍卖登陆微信 法院网拍品受热捧
Next post 微信拍卖悄然兴起 宣传意义或大于经济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