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玩”骗局:自导自演境外拍卖会 举牌人实为演员

近些年,“文玩”火了,各种拍卖会也随之在各地多了起来。“文玩”指的是文房四宝及其衍生出来的各种文房器玩。珍贵的文玩,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为了获得拍卖的宝贝,玩家们可谓一掷千金,将拍卖会现场的气氛炒得异常火爆。不过,谁也没想到,这些气氛紧张的拍卖会背后,竟隐藏着精心设计的陷阱。

来到位于上海市区某会展中心的德源拍卖公司门口,只见高端的写字楼、仿古的红木家具、眼花缭乱的宣传海报、依次排开的广告牌。德源公司的这些陈设,让韩女士夫妇和许多被害人一样,坚信这是一家具有正规资质、实力雄厚的公司。记者从物业部门了解到,这家公司自从2014年入驻以来,光是每个月的租金就要15万元,更别说上上下下几十号人的工资开销。

眼前的德源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向警方报案的是韩女士夫妇。他们拿着的瓷器,被德源公司所谓的专家估价500万元人民币。韩女士夫妇对这家德源公司并不了解,为什么愿意出这么多钱?还把自己的藏品交给对方拍卖呢?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马旻告诉记者,到德源公司来的藏家首先会被带到洽谈室,听公司业务员做介绍。业务员会告诉藏家,想要让自己的藏品上图册,甚至参加海外的拍卖会,就需要跟公司签订相应的合同,还要付费。

光看图册,如果还不能让藏家马上掏钱,那么下一个藏品展厅展示环节就可以进一步取得藏家的信任。德源公司会在展厅入口醒目的位置放上与图册前页相似的展品,让客户感觉到他们的藏品跟图录都是真实且相符的,这样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参观完展厅,还会有一些看着很专业的鉴定师出场,评估藏家的收藏品。在这里,哪怕是一件平白无奇的地摊货藏品,往往也可以被他们宣扬成身价百倍的艺术品和文物。

一听自己的藏品身价暴涨百倍,还能参加境外的拍卖会,许多像韩女士夫妇这样的藏家心动了。他们报出了几十万、数百万的起拍价,而这一切实际上都在德源公司的设计之中。

虽然有合同约定,但韩女士夫妇还是有些不放心,提出自费到新加坡拍卖会现场看一看,没想到公司爽快地答应了。

来到拍卖会上,眼看着一件件别人的藏品成功交易,但自己的藏品却无人问津,韩女士夫妇很失落。新加坡、香港,参加了一场又一场海外拍卖会,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流拍而归。失望之余,“文玩”收藏品的主人心里不免有些疑惑,为什么我的藏品总没人看中呢?

同韩女士一样失落的,还有德源公司历年来的的所有委托拍卖的藏家。他们不会知道,从一开始,就已经落入了骗子们精心设计的圈套。而看似火爆的拍卖会,就是整个骗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从2016年初以来,不断有藏友向警方报案。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的侦查员们负责对案件进行梳理分析。

从表面来看,报案人与公司签订的合同并没有什么反常,合同也没有约定藏品万一流拍公司需要承担什么责任。但警方还是通过一些外围调查,发现了德源公司这类文玩艺术品拍卖公司所极力隐藏的猫腻。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副支队长 徐勤:如果是500件打包,必定拿回来500件。那就是说明没有一件是在境外拍卖走的,全部是怎么来、怎么去。这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从2012年他公司成立开始,到目前为止,这家公司生存到现在越开越大,但是从来没有成交过一笔。

所有藏家委托拍卖的藏品,仅仅是做了一次短暂的“出境旅游”,就又回到了公司。而现场频频举牌的买家,最后也没有一个真正付了钱。

平白无故出了那么多运费把藏品来来地运输,声势浩大地组织了大规模的拍卖会,现场频频举牌的竞买人买走了什么藏品呢?警方找到了德源公司在新加坡的联络人祥俊,让人吃惊的是,祥俊竟然是当地一家演艺公司专门负责招募群众演员的工作人员。

当事人 祥俊:这些举牌的都是演员,所有演员拿好票以后会给工作人员。他们把票物,就是拍卖确认单还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收掉就可以了,不然的话让那些演员去付几百万是不可能的。

专门负责组织假拍卖的犯罪嫌疑人王晓琦也在行动中当场被捕。她说,就是找一些群众演员来参加预展和拍卖,然后做到的一个目的就是要有气氛,要人多,就是这种感觉。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副支队长副支队长 徐勤:拍卖成交的时候不用签自己的名字,随便签。这些签的过程其实也就是做给那些到现场的卖家看看,证明真的有人签。签完之后这张所谓的确认单最终又回到公司,所有单子都要回收,不能再留在外面,留在外面可能会被别人作为一个证据或者一个口舌。

警方通过骗子公司发给演员的图录,发现了异常。演员所拿到的图录上面是有打圈的,他们就按照打圈的数字来举牌,如果碰到没有圈的就不举牌。这些带标记的图册只有少数演员才能拿到,被害人就算坐在现场也很难发现其中的蹊跷。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副支队长 徐勤:参拍人群有好几部分。一个就是托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群众演员。然后是一些藏家,有部分藏家是被邀约到现场,也就是看秀的人,必须让卖家看到这是一场很正规的拍卖过程。另外还有一些团伙的相关成员。

花大力气大成本组织的所谓拍卖其实是骗子自编自导的一场戏。而骗子公司牟利的手段就是不断骗取藏家的服务费。

记者看到,德源公司与顾客会签两份服务协议,一份是新加坡拍卖会的服务协议,另一份是美国展会的服务协议。上面的数字十分惊人,客户自定藏品底价是500万元,根据协议服务费收取1%。韩女士夫妇的藏品定价500万,按照协议应该给5万元的服务费,通过还价,这次实际付的费用是35000元。

副支队长 徐勤介绍说这就是骗子的手段。不用退顾客的钱,那公司赚钱的目的就达到了。每个人可能一万五、三万,这些钱公司就能赚到了。这样源源不断地来钱,公司的开销也有,员工的工资也有,个人的非法所得也就全部到位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案件串并和梳理,上海警方在全市范围内锁定了德源公司等26家涉嫌文玩艺术品流通领域合同诈骗的犯罪团伙。一张抓捕大网悄然撒开。

摸清了骗子的诈骗手法,查实了骗子公司的地址和人员结构,收网行动的时机已经成熟。警方赶往嘉定,施行抓捕活动。

到了现场,这家骗子公司的大屏幕上还不断滚动着所谓境外拍卖会的藏品价格波动情况。

在一间能容纳50人的办公室里,员工们正在网上寻觅有意向出售藏品的卖家。在每个员工的桌上,警方都找到了一份用来与客户沟通的“话术”,写着“胚胎细腻,品相完整,一看就官窑的,或者是大家的作品”等赞美之词。

“拣漏、投机、一夜暴富”,警方在行动时还发现,骗子公司用于培训员工的关键字醒目地写在黑板上。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副支队长 徐勤:骗子会对顾客说,你的东西是不错的,后面是有可能通过我们公司来成交的。这样就能吸引顾客到公司来洽谈,一般答应来洽谈的就已经算成功一半了。一旦客户上门,无论你带来什么样的藏品,都会有所谓的专业鉴定师对藏品进行一番吹捧。

犯罪嫌疑人 卢冠霖:比如客户拿东西过来,本身他心里就有个期望价格,比如说他想卖1000万就好了。然后员工说你这个东西卖1000万不行,你要卖2000万才行,低于1000万人家以为你这个东西是假的,你定2000万了有可能是真的。那好了,藏家一听当然高兴了。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副支队长 徐勤:如果真的是文物的话,它是出不了境的。我们国家文物局是有一个审核的,往往能够出境的都是仿品。

对这一点,骗子公司的成员个个心知肚明,但他们还是不断诱骗被害人支付高额的服务费参加海外拍卖。这次行动中缴获的收支清单,注明了每名成员获得的分成比例。

同样在“文玩”这个行当,与之前所说的骗术类似的还有许多不同的买家。在虹口警方的行动现场,骗子公司正在组织一场私下交易会,也就是说由境外买家当面与客户交易。

在场的外国人其实根本不是来购买藏品的,他们也是骗子公司花钱雇来的群众演员。

虹口公安分局经侦支队 周旸:这三个外国人充当的就是买家的角色,一个一个与藏品的收藏者见面。然后报一个虚高的价格,让收藏者以为自己的东西已经被外国的收藏者看中了。进而古董公司的人利用这一点,跟他们签订服务合同骗取他们的一些费用,比如鉴定费,服务费之类的。

现场还有一些检测人员,声称可以为顾客提供鉴定服务。而骗子公司会诱使顾客进行检测,比如会说:“如果能够提供亚洲国际物检报告,看藏品到不到宋朝的时期。如果检测出来达到这个时期,我可以按照450万人民币这个价位来卖。”就这样,顾客肯定会同意做检测。而所谓的检测公司其实和这些骗子公司都是一伙的。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四支队 副支队长 徐勤:他真的事前已经完全明知,你拿的东西怎么会是对的,只是走过场。如果收取2万元鉴定费的话,可能真正的所谓鉴定企业只是收1、2千而已,大头再去返还给骗子公司。

截止行动结束,上海警方共捣毁了26个不法团伙,依法对377名犯罪嫌疑人实施刑事拘留。

东部战区火箭军部队对台岛东部外海预定海域实施常导火力突击,全部精准命中目标

东部战区陆军部队对台湾海峡东部特定区域实施远程火力实弹射击,取得预期效果

海口:若18日未发现社会面阳性感染者,将从19日凌晨1时起不再实行全市静态管理

商务部回应美出台《芯片和科学法案》:必要时采取有力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微拍堂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线上文玩拍卖公司究竟什么来头?
Next post 玩物得志APP联合百位国画大师 首次打造文玩行业重器拍卖直播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