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起点》总导演田沁鑫 :把党史学习请上舞台

2021年是中国成立100周年,岁月峥嵘,不忘初心,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上海市黄浦区委员会宣传部、上海市黄浦区文化和旅游局、上海中国大戏院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中国国家话剧院、上海戏剧学院青年话剧团联合演出,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田沁鑫任总导演的话剧《红色的起点》作为中国国家话剧院庆祝建党百年“红色演出季”展演剧目之一,自6月30日起在国家线场。

该剧以叶永烈先生的长篇纪实作品《红色的起点:中国诞生纪实》为创作蓝本,编剧在忠于文献史料的基础上,调整了原著的线年这波澜壮阔的三年“大事记”,展现了中国在上海诞生的历史过程。2020年12月《红色的起点》在上海市中国大戏院首演成功,今年上半年在不同省市完成了第一轮巡演,获得观众好评。

6月30日,话剧《红色的起点》在北京演出当天,中国国家话剧院田沁鑫院长表示,选在“七一”档期推出话剧《红色的起点》,是用戏剧的形式,展现中国开天辟地的诞生历史,“把党史学习请上舞台,与文艺作品相结合,发挥文艺作品特有的教育及审美优势,向建党一百周年华诞献上文艺的祝福。”

上海市黄浦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余海虹发来视频表示祝贺。她表示,非常感谢中国国家话剧院让话剧《红色的起点》在“七一”档期面向观众。上海市黄浦区是党的诞生地所在区,一百年前中国第一个党组织在黄浦区创立,一大在黄浦区召开,黄浦区也是共青团的发源地,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唱响地,丰厚的红色底蕴和丰富的演艺资源,为创排《红色的起点》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要用好红色资源,赓续红色血脉,把先辈们开创的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为了将叶永烈原著四十六万字的内容生动地呈现在舞台上,话剧《红色的起点》主创团队参考大量珍贵史料和历史内容,采用历史与现实相结合的纪实手法,结合大量珍贵的史料和历史内容,融合运用诗歌、历史、纪实、多媒体等多种表现形式,展现了中国在上海诞生的历史过程。

作品由田沁鑫担任总导演,以当代的审美观照史实,注重历史人物塑造,既强调青春洋溢的革命气质,又注重开天辟地的历史思辨与史诗格局。此外,主创团队还云集了诸多青年艺术家,青年导演罗兰已有多部作品,此次与田沁鑫导演合作格外认真。舞美设计沈力、灯光设计王琦、温晓楠、多媒体设计胡天骥、电子音乐人孙大威、服装设计魏巍、造型设计江和平、形体设计许邺文等,凭借当代的创作理念和艺术审美,共同将这部红色题材剧目呈现出极富生命力的时代气息。

话剧《红色的起点》有着新锐鲜明的戏剧风格。舞美设计不追求还原实景,而是以桌椅分割舞台空间,将极简风格的写意式设计体现得淋漓尽致。十几块多媒体电子屏环构成舞台上重要的视觉元素,时而展现历史图景,时而烘托戏剧情感,为观众带来新颖的视觉体验。泛黄的视觉资料宛如久远的历史记忆,行动中的演员们也像是在历史中穿梭。直角线条的舞台元素寓意着革命者坚定的信念感,红色与黑色为主色调的舞台代表着在黑暗的环境中,党用红色初心开辟出的光明之路。

就澎湃新闻记者现场观摩,《红色的起点》可谓炽热而灵动,紧凑且饱满,十分现代又非常中国。LED大屏幻化出寰宇时局、租界市井乃至托物言情的杨柳依依、雨雪霏霏,而一张桌子N把椅子,几乎就是舞台之上全部的道具,颇有几分取法中国传统戏曲的意味,所谓“三四人千军万马,六七步万水千山。”

在话剧《红色的起点》中,演员一人分饰多角,在跳进跳出中扮演或者呈现具体的场景,演员们利用椅子不同的摆放位置,或参差或整齐地站立和坐着,群像式地向观众讲述和重现这一段恢弘的红色历史故事,他们在历史讲述者与历史人物的角色身份中不时切换,引领观众了解中国初创时期的历史,宛如党史博物馆的解说员一般,为大家呈现一台生动的“党史课”,观众在身临其境的感动中,多次在上演重要历史节点的时刻爆发出热烈掌声。

青春洋溢的演员们身穿极具中式设计感的现代套装,展现着历史人物们青春而饱含理想的风貌。带有电子音乐等元素的配乐让作品充满了质感。一首吉他民谣《模样》在结尾处以真情引人落泪。话剧《红色的起点》是一场当代年轻人与百年前历史的一场隔空对话,一次握手,一份诚挚的心灵相约。就像中国国家话剧院青年演员董畅说的那样,“作为一个演员,在中国成立100周年这样庄重的日子里,能够参演这部剧,感到很荣幸。希望这部戏演出时能让观众感受到1921年的热血青春。”日前,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红色的起点》总导演田沁鑫在京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澎湃新闻:能否介绍下是一个什么样的机缘,你接触到《红色的起点》这部纪实文学?

田沁鑫:2017年,我因病住院,治疗期间我收听广播,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讲叶永烈先生写的长篇纪实文学《红色的起点》,我被吸引住了,一直听下去,并委托朋友帮我买来这本书。养病期间,这本书一直放在手边。后来经朋友介绍,我在上海见到了叶永烈先生,和他约定将这部书做一部话剧,可惜去年年中,叶老先生过世了……

中国带领中国人民走过了百年奋斗史,流血牺牲、不屈不挠、艰苦卓绝、奋力拼搏,实在可歌可抒。在党的百年诞辰之际,作为戏剧工作者要用自己的创作,在舞台上去呈现党成立的那段历史,这是我们的文化责任,也是在用我们的戏剧初心致敬红色初心。

田沁鑫:中国是一大会址在上海黄浦区。黄浦区宣传部余海虹部长对这部戏倾注了很多心血,为我们提供了史料支持和实际帮助。另外,国家话剧院的南方基地设立在上海戏剧学院青年话剧团,这次戏里不少青年演员来自这里——刚才也介绍了,这部戏和上海有缘分,所以我们把全国首演安排在了上海,在去年年底的时候,随后在南方地区做了巡演。今年7月1日,中国百年庆典之际,回到北京,在国家话剧院剧场进行首演,面见首都观众。

澎湃新闻:如何把46万字的纪实文学作品变成舞台上两个小时的戏剧,谈谈改编过程。

:是不是按旧有的戏剧程式去反映这段历史?我觉得还是要创新,过往反映这段历史,不管是戏剧还是影视等别的艺术形式,已经有过不少。作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我们要勇于回答时代课题,捕捉创新的灵感,进而做到“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所以这次《红色的起点》我当时就考虑要做成非线性叙事,政论体加人物叙事相结合的编剧结构方式,然后在舞台呈现层面也要有相应的创新,我们两位导演和编剧团队前后一共写了十稿,期间更是不断地去推敲、反复修改。

田沁鑫:创作还是要从原点出发,回到现场,带着询问与剧中人对线月,一群优秀的青年人,以会议之名、信仰之力聚集在一起,寻找中国的出路,干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解放之路、富强之路、复兴之路。我在创作这部戏的时候,会想到当年的革命先辈,不论是“南陈北李(陈独秀、李大钊)”,还是当年只有28岁的,包括中国第一个员杨明斋,这些人物在我的心里都是鲜活的。19岁的刘仁静是一大代表里年龄最小的,全体一大代表的平均年龄也才二十多岁,都是朝气蓬勃的一批青年人。所以这一次我们找的也全是青年演员,用“青春”演绎百年风华,正青春。

澎湃新闻:我注意到这一次没有刻意在相貌、服装上去还原那个时代和时代中人。

田沁鑫:我们是希望青年演员用气质,用精神、用心灵去诠释、塑造一大代表和那个时代员们,而不是完全从相貌、服饰上去还原那个时代。我希望走在今天的新时代,通过我们的表演,让更多的今天的年轻人看一场生动的,活在舞台上的党史课。

这些年轻的演员们,在剧中不仅仅代表着角色故事中的一个或某个人物,更是代表了当时不愿意受压迫、不愿受欺负的中国人,代表了那一批有热血干劲、励志要救国的一群人,而在结尾的时刻,他们从似乎又成为了他们自己,成为了舞台上这一群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的、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成为了向革命前辈学习、致敬的新时代青年。

田沁鑫:从开始写剧本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比如对莎士比亚的剧本的理解,全世界的戏剧导演对莎士比亚的文本有着不同的解读和表达,所以我认为理解和表达很重要。要让中国故事好看起来,让主旋律作品好看起来,不应该只有一种形式,今天的中国科技如此发达,数字化时代已经到了,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共振,中国建党这个开天辟地的壮举,要用今天的戏剧观念创作,今天的舞台手段去呈现,不单是别开生面,最重要还是要表现精神。

东方审美智慧里就有一条是,不光要形似,更要神似。过往我的戏有写实的,但写意的居多,这一次主要是想让舞台上这群当代青年人,去致敬1921年中国的热血青年,让他们彼此隔空百年去握手,去心灵碰撞。同时也是用今天的青年演员,他们所体认、感悟到的1921年的时代精神,传递给当下的年轻观众,让大家在回望那段历史的时候感同身受,一起去感受那一代青年中的先进分子在旧中国寻找出路的历程,像天地开合时般,那颗革命种子的孕育和生根发芽。

澎湃新闻:除了《红色的起点》,我注意到国家话剧院“红色演出季”也相应开启,未来还有哪些作品会同观众见面?

今年是党的百年华诞,中国国家话剧院作为国家院团推出“红色演出季”,以《红色的起点》为起点,在紧接着的九、十月份乃至下半年,都会有一系列的红色大戏轮番上演。就在前几天,复排话剧《兵者·国之大事》正式建组并成立了临时党支部,这部反映强军目标的大戏将在“八一”档期同广大观众见面。推出“红色演出季”是国家话剧院的光荣使命,也是我们广大文艺创作者共同的心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红色史迹70年 筹备50年的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背后
Next post 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9月启幕 天津主办四大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