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唐志斋:千余品饱经沧桑的唐代墓志 记录下唐代书法演变历史

千唐志斋坐落在新安县铁门镇,是我国唯一的墓志铭博物馆,那里千余品饱经沧桑的唐代墓志,记录了1000多年前发生的诸多唐人故事,或坎坷曲折,或传奇神秘,或平淡如水……清清冷冷中勾勒出一幅色彩斑斓的唐人生活画卷,以独特的方式留下一部形神兼备的唐代书法演变史书。

千唐志斋坐落在新安县铁门镇,是我国唯一的墓志铭博物馆,那里千余品饱经沧桑的唐代墓志,记录了1000多年前发生的诸多唐人故事,或坎坷曲折,或传奇神秘,或平淡如水……清清冷冷中勾勒出一幅色彩斑斓的唐人生活画卷,以独特的方式留下一部形神兼备的唐代书法演变史书。

近日,记者驱车近40公里来到新安县铁门镇,古镇老街的集市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老街拐角处,一座优雅清静的仿唐式门楼格外醒目,这就是千唐志斋博物馆。

走进博物馆,迎面是一座坐北朝南、砖石混搭而建的独立石屋,屋宇被藤蔓缠绕,绿叶繁茂。

石屋上方镌刻“听香读画之室”,两侧分别镌刻张钫的手书“谁非过客,花是主人”。石屋之后,是一“凹”字形的高大建筑,康有为题写的“蛰庐”嵌于长廊正上方,径尺大字,气派雄浑。

“蛰庐”西隅,坐西向东有三孔砖窑,中窑上方是章太炎所篆“千唐志斋”。记者看到,砖窑的墙壁上镶嵌着大小不一、年代不同的墓志石刻,篆隶行楷等书体均有出现。

据记载,清末民初,邙山及其周边出土了大量墓志石刻,自幼酷爱金石书画的张钫,组织了大量人力物力,对这些出土的墓志石刻进行广泛收集,并陆续运至“蛰庐”。由于担心墓志毁于战乱,张钫又在“蛰庐”内修建了砖窑,将收集来的墓志一一嵌入墙壁。因这些墓志大部分都是唐代的,于是,这座窑洞被命名为“千唐志斋”。

《千唐志斋藏石目录》记载,当年张钫镶嵌在墙壁上的各类墓志共有1578品,除了唐代墓志,还有西晋、五代、宋、元、明、清、民国的墓志。

千唐志斋博物馆馆长陈花容说,近年来,博物馆又陆续从民间征集墓志近千品,目前共藏墓志石刻2500余品。这些墓志就像一部宏阔的石刻史书,使今人既能将其作为了解和补充历史的实物证据,也能从中获取有关唐代翰墨文章书法艺术的宝贵资料。

陈花容介绍,墓志是我国古代社会书法的重要载体,千唐志斋内收藏的唐代墓志,最早起于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最晚止于天佑四年(公元907年),几乎涵盖了唐近三百年的各个时期,既可以看到主流书风的形成和影响,也可以浏览民间书法的多样面貌,因此,把千唐志斋看作一部唐代书法演变史书毫不为过。

陈花容说,初唐时期,书法风格多沿袭隋代,还未形成唐楷的风格,这一点从馆藏墓志中得以体现——比如贞观八年(公元634年)的《大唐故田夫人墓志》,此墓志楷法相对疏散,明显带有隋代遗风。

盛唐以后,书法风格已经彻底摆脱了隋代的束缚,有了成熟的唐楷风貌。如《崔藏之墓志》,展示了唐代书法大家徐浩雄浑博大、法度森严且不失从容的书法艺术特征。

武周时期的“特色文化”——“武后造字”,也在馆藏墓志上有全面的呈现,在《裴公夫人王氏墓志》《柳崇约夫人杜氏墓志》《屈突伯起墓志》等墓志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造字的实际使用情况。目前,武则天所造20个字,除“武曌”的“曌”字因避讳未在墓志中使用外,其余19个字均在千唐志斋馆藏墓志中出现。

在馆藏墓志中,书法价值较高的不胜枚举,很多出自名人或书法名家之手,如狄仁杰所书《袁公瑜墓志》《顺节夫人墓志》,李昂所书《李邕墓志》等。有些墓志虽然作者不太出名,但书法含金量极高,如《隋杨孝偡墓志》《隋杨孝謩墓志》《赵洁墓志》等都是不可多得的书艺佳作。

此外,馆藏唐志也有不少出自地方官吏、民间文人之手,这些作品不拘泥于唐代主流书风,而是表现出各种形态,这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唐代开放的胸襟;也有不少宫人墓志和穷苦人墓志,完全不顾唐楷森严的法度,从容直率,无所遮掩,表现出书法艺术天真烂漫的民间野趣。

著名史学家张岱年曾这样描述千唐志斋——“千唐古志,艺术瑰宝,可以证史,可以补遗。”

千唐志斋里的墓志为研究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珍贵实物文献资料。例如,在《长孙仁墓志》中,载有杨玄感在黎阳督运军粮时起兵反隋,率众十余万进逼洛阳,以及后来被的经过;在《程思义墓志》及《贺兰务温墓志》中,则记载了武则天时期任用酷吏严刑逼供,株连无辜的骇人事件。

这也照应了张钫在“听香读画之室”上的手书——谁非过客,花是主人。从近百年前的“蛰庐”到如今的千唐志斋,改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留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如何将这些珍贵的墓志石刻更好地流传下去,传承书法的艺术,还原历史的真实。

“作为千唐志斋的管理者和研究者,我们首先应该讲好墓志背后的中国故事,传承好石刻文字的文化根脉和书法艺术。”陈花容说,近年来,博物馆通过各种途径征集了近千品有价值的墓志石刻,并邀请张钫先生的后人、现为台湾著名建筑设计师的张枢先生设计了一座占地8185平方米的新博物馆,如今新博物馆主体已经建成,与老博物馆的建筑浑然一体,预计今年下半年投用。建成后的新馆将拥有精品墓志展厅、千唐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以及文物收藏和修复等功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新服今日开启《无限世界》竞技场超时空合战
Next post 古代的酒到底多少度为何古人动不动喝好几坛都不会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