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房、老院落、做军鞋、捐款捐粮……一起来听武安这个村庄的故事

柴天井村,位于武安市南部,与磁县相邻,距离武安市25公里。村民以柴姓、曹姓为大户。柴天井建村约在明朝天启年间或崇祯初年,起初称曹家沟,后称曹天井。清道光十二年,柴姓族人柴世衡考中武举人,曹天井遂改名为柴天井。

柴天井不大,全村300多口人,安静淳朴又有些偏僻荒凉。顺着仅有的一条山路,走到尽头,就是柴天井村。村口处,一座用石头砌成的两层楼阁映入眼前。党支部书记曹生祥告诉我们,这是石阁,是进村的必经之路,阁外写着“山环水抱”,阁里写着“藏风聚气”,寓意整个村风调雨顺,人杰地灵。阁内的石壁上还刻着道光年间留下的“村规民约”,时刻提醒着进进出出的村民要遵守规则秩序。

走进村子,第一感觉仿佛突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目光触及的都是石头,古朴的石头房,曲径通幽的石头路,石砌的、石台阶、石院墙,还有石茅房。在村子街巷间游走,就像走亲戚一样,从一扇门洞前朝里观望,只见重重院落,层层门厅相连呼应,每栋房子都是一本无言的书,随便翻动都能抖落出一段历史尘封的故事。

穿过石阁,便是古民居和武举人柴世衡大院。进院右拐,是他平日的练功场,角落处蹲着的重达500斤的练功石,听说武举人一手便可举起。往院里走,一切显得静谧而安详,老屋上的天线交错,连接着现代文明的气息。黄土与石头混合填充的墙体,石板或石头铺就的小院,在阳光的照射下,深深烙着沧桑时光停驻过的痕迹。或许是这儿太原始了,年轻的人们渐渐选择了离开,只剩下年迈的老人还固执地坚守着这方心灵的家园。

继续向前穿行,建于清代乾隆年间的寨堡式的建筑——柴家巷也甚是显眼。墙上“武南国共第一次合作会议旧址”的标牌,向人们介绍到,这里是武南、磁县国共第一次联合抗日会议旧址。沿着长长的胡同向里,一座座院落如棋盘布局,一面面耸立的青石墙阻挡了夏日炎炎,山风在安静的小巷穿行,给在这里的人们送来阵阵清凉。

上到山腰,一座显眼的灰墙房子嵌在新建筑里,那是武南办事处旧址所在地,一个被称作“长寿院”的小院,院中主人人均寿命达九十五岁,就连一棵葡萄树也被大家称奇,一尺多粗的树干述说着它的长寿。

哗哗的水声召唤下,一面高约5米的石砖墙依山垒就,洞口上方注着“旱作农业蓄水洞”。原支部书记柴明荣告诉记者,这里的泉水清冽冰甜无一丝杂质,是天然的优等矿泉水,且洞口处常年流水、不曾中断,即便是旱季,水也完全够全村喝。迫不及待上前用手把水捧进嘴里,如同喝了加了糖冰泉水一般,凉而甘甜。

回望过去,在残酷的烽火岁月,柴天井村民大多食不裹腹,但依然养育了八路军115师、129师。他们把最好的粮食,让八路军吃,八路军就有了小米加步枪。同一个院中哪座房子最好、最宽大敞亮,就腾出来让八路军住;同一个村子,最高大气派的院子、房子都让八路军入驻。妇女把最好的麻,搓成最好的绳,纳成最好的鞋做军鞋。村民们把最壮实的驴、马、骡派出去支前运军粮,把正繁蛋的鸡沌汤给八路军伤员养伤,还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为部队购买物资,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翻开曾经留存的票据,交小麦260斤,交军鞋36双,交公款150元……细想想,这一摞摞的存根后,是怎样的一种牺牲?

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说:“人民的解放,是用人民的鲜血换来的。”习说:“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是啊,在感叹这些肺俯之言的同时,更应该感叹柴天井人民用“最后一口粮做军粮,最后一块布做军装”的精神支持抗日战争。

革命老区是抗战精神的重要载体,是激发爱国热情、振奋民族精神的浓厚滋养。纵观中国领导人民谋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柴天井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未来,柴天井村将通过革命老区红色文化资源的挖掘保护和开发利用,推动乡村振兴,让人民过上更加富裕更加幸福的美好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世界上最美丽的十五种石头不但外观艳丽而且价值不菲
Next post 新服今日开启《无限世界》竞技场超时空合战